清退超龄农民工不能“一退了之”

据媒体报道,近期全国多地陆续发文对建筑施工行业超龄农民工进行用工规范,禁止60周岁以上男性及50周岁以上女性从事建筑施工作业,尤其对井下、高空、高温、特别繁重体力劳动或其他影响身体健康以及危险性、风险性高的特殊工作进一步强化年龄约束,规定从业男性不得超过55周岁,女性不超过45周岁。政策出台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,有人表示理解,有人提出质疑。争议的存在正说明了问题的复杂性,清退超龄农民工,不应该是简单的”一退了之”。

应该看到,”清退令”不只针对农民工,对建造师、监理工程师、技术人员等也都提出了同样的要求。背后的考量主要是从建筑行业特点和从业人员健康安全出发。建筑业高处作业多、露天作业多、手工及繁重作业多,对体能要求较高。年龄增长带来体力下降是无法避免的自然规律,超龄从业无疑会加大施工风险,威胁从业人员安全。建筑施工现场工作环境、居住条件、餐饮质量大多一般,长此以往也不利于身体健康。

同一个行业、同样的规定,为什么政策一出,人们最先关注的是超龄农民工的退路?客观上因为城乡之间社会保障制度差异依然存在,主观上也说明近年来人们对农民工权益越来越关心。确实,当前还有很多现实因素让超龄农民工没法轻易”退场”。首先,一些超龄农民工因现实的谋生或养家需求,”不能退”。他们有的担着养家糊口的重任,一人维系全家生计;有的怕给子女增加赡养负担,要自己攒钱养老;有的则要帮子女盖房买车、成家立业。离开建筑施工行业后,不少人必然还要在城市继续择业。还有一些超龄农民工缺少一技之长,”无处退”。受年龄、学历、技能等条件限制,超龄农民工在城市用工市场能找到的活儿并不多。建筑施工环境差、活儿重,年轻人不愿干、不想干,却是他们能找到的为数不多收入较高的工作。再者,农民工养老保障机制尚不健全,”不敢退”。农民工工作流动性大,为了攒下点儿辛苦钱,有的直接放弃工作地参保,有的虽然交足了社保,但目前养老保险跨省转移通道还不通畅,无形中增加了告老还乡的经济与心理成本。再说,回到老家,农村基础养老金并不足以满足日常开支,不少人依然要面对”养老恐慌”。